You are here

驳吴主光牧师的异端教导

驳吴主光牧师关于关于预定论的教导

http://jesus.bbs.net/bbs/0004/2324.html

 


 

 

驳吴主光牧师的异端教导-关于预定论(转载)

https://michaelhuo.wordpress.com/2009/11/09/%E9%A9%B3%E5%90%B4%E4%B8%BB%...

 

驳吴主光牧师的异端教导-关于预定论

宏深 转载 from guodu.org

基督教改革宗神学对预定论最为简洁,完整的表述,即通常所说的加尔文五点救恩论,包括以下五点:

1.全然败坏
2.无条件拣选
3.有限救赎
4.救恩不可抗拒
5.圣徒永蒙保守

必须指出,以上五点并非加尔文本人或者某位改革宗神学家的发明,虽然加尔文本人在基督教要义一书中对预定论有详细的讨论,他却并未将救恩神学简单地用以上五点来表述。所谓加尔文五点乃是1618 年多特会议为了驳斥阿民念异端教义而定,阿民念派人士在多特大会上提出与上述五点截然相反的教导,并要求荷兰教会修改已有的教义标准即海德堡要理问答和比利时信条当中关于预定论的教导来迎合阿民念主义的自由意志论。作为对阿民念异端的回应,大会作出以上针锋相对的五点决议。从此改革宗救恩神学通常又被简称为加尔文五点。

加尔文五点救恩论完全是严格建立在圣经的教导之上,因此以上五点成为一套严密的逻辑体系。后人往往遗忘教会历史,误以为加尔文主义是建立在逻辑推理的基础上。事实上,加尔文主义之所以在逻辑上如此严密,乃是因其严格遵守圣经教导,这一因果关系绝对不可颠倒。相反,以自由意志为特征的阿民念神学才是建立在人本的理性逻辑推理之上,由于阿民念神学违背圣经真理,该体系必然陷入自相矛盾,逻辑混乱之中。

中国教会普遍流行的是阿民念的自由意志神学,大部分基督徒对加尔文主义不太了解,即使有所了解,也相当片面,很多人对加尔文主义很反感。近日,福音平安堂牧师吴主光先生公开撰文批判加尔文主义救恩神学。吴先生这篇标题为《绝对预定论》的文章首先发表在《整全报》第三十七期www.ftcws.org/ftmagazine/sp/200710sp1.htm,  并被许多基督徒论坛转载, 吴主光在这篇文章中,完全站在阿民念主义的异端立场上,公开教导错误的异端教义。

吴主光先生的神学观点,在当今华人教会中很有代表性,而且吴作为一名有影响的时代论者,多年来极力宣扬教会失败论,鼓吹基督徒放弃文化使命;在对待律法上,公然教导信徒不守安息日等,这些不符合圣经的观点都是阻碍中国教会的绊脚石。由于吴先生在中国教会内有一定知名度和影响力,有必要回应吴先生的错误教导。事实上,吴先生的批判文章并没有任何新颖之处,只不过是对阿民念异端理论的重述。改革宗历史上关于系统论证加尔文救恩论的神学文献,可以用汗牛充栋来形容,本人才疏学浅,也不可能提出任何有创建性的新见解,因此,本文仅针对吴主光先生的批判,以圣经为依据,一一作为回应。

1.全然败坏

吴首先认为,加尔文关于全然败坏的教导,是“极端化”。根据吴的解释,『人心坏到极处』并不是指人心坏到不能认识福音而悔改得救,而只是指人心坏到极处,无人能识透而已。

好个无人能识透『而已』! 『而已』二字显示了吴对人性罪恶的认识何等肤浅,一个人败坏到不能认识自己心,却还有能力认识基督的福音? 人乃是被造之物,基督乃造物之主。人堕落到连自己的心都不能认识,那里还能认识造物主那深不可测的智慧以及他永恒的旨义呢? 不识透自己的心,也就不能识透自己的罪(因为罪乃是从心里发出),怎么能悔改归向神呢? 这种逻辑上的混乱是一切人本主义者的通病,从吴以下的论述中我们还会多次看到这种毛病。

吴接着说:

“聖經從未說過、罪人敗壞到不可能悔的地步;若是這樣、神早就結束這人的生命。神之所以一天仍未結束罪人的生命,是因為他還有一天會悔改的可能性。”

关于人的全然败坏,圣经教导得很清楚。人心坏到极处(耶17:9),人是罪的奴隶(约 8:34),人是神的仇敌(罗1:30),我不罗列更多的经文,仅指出其中一点,圣经说我们因着罪,死在过犯当中(弗2:1,林前15:22)。加尔文主义者认为这段经文表明我们在灵意上确实是死了,既然我们死了,死人怎么能认识福音呢? 作为一位阿民念人士,吴主光显然不认为罪已经在灵里彻底杀死了我们。阿民念主义者认为罪仅仅使人受伤,却还不至于死。受伤的人,还能选择和医生合作来拯救自己,而死人却只有靠神迹才能复活。而上面这节经文明明白白地教导说我们死在罪当中,而不仅仅是受伤。而且,这节经文也和创世纪的记载一致。神对亚当说: “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创2:17)” 加尔文主义者认为,亚当和夏娃在吃善恶果的那一刻,他们的灵就死亡了,此后他们虽然又生活了很多年,不过是行尸走肉,从灵意上讲,亚当和他所有的后裔从此都是死人,都是神的仇敌。对于阿民念人士来说,“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只是吓唬人的一句戏言而已。但此处我要提醒吴主光先生以及许多鼓吹“字义解经”的时代派人士,按照“字义解经” 的原则,“死” 就是死,死人不能相信福音。除非神首先使他从死里复活,即通常所说的重生。

吴主光还认为,如果人败坏到不能悔改的地步,那么神早就结束人的生命了。根据这种解释,神之所以允许人存活,是因为人心里还有某种善的东西,因此神还对人抱有某种希望,神在等着罪人某天“天良发现”,转而相信他。这真是吴先生的一厢情愿。圣经是这样教导的吗?   圣经说:“若不是万军之耶和华给我们稍留余种、我们早已像所多玛、蛾摩拉的样子了”(赛1:9) , 因此神之所以没有立刻结束人的生命,是因着他的怜悯,给我们留有余种(选民),而不是因为我们里头还有什么好东西,可以使我们主动归向上帝。这节经文把我们和所多玛、蛾摩拉相提并论,就表明我们的实际状况乃是和所多玛、蛾摩拉一样,都是彻底的不可救药。

加尔文主义者认为,由于人的全然败坏,人不可能主动归向神,因此只有完全靠神主动的恩典才能使人得救。这也正是圣经所教导的: “当我们死在过犯中的时候,便叫我们与基督一同活过来”(弗2:5) 。死人不能作任何有益的事,圣经说当我们还是死人的时候,也就是根本不能悔改的时候,神就叫我们与基督一同活了过来。但是吴主光坚持认为这一教导不合圣经,也不合逻辑。其实全然败坏完全是圣经的教导,正如上面的经文所证实。吴先生真正想说的是这一教导不合逻辑,不符合他那堕落的理性逻辑。这一点毫不奇怪,堕落的人总要用自己的理性来审判圣经,当然不合逻辑了。圣经真理要是完全符合堕落人的理性,那才真是奇怪。

吴先生进一步追问:

“如果罪人不可能揀選或喜愛歸向神,為何神還要我們愛罪人,藉以感化他們悔改呢?”

吴的这一问题首先在语言上有大问题,“罪人拣选归向神” 这一说法荒唐大胆简直让人不敢相信。阿民念主义者通常认为人可以选择归向神,但没有谁大胆到说罪人拣选神。基督教导得明明白白,“不是你们拣选了我,是我拣选了你们”(约15:16)。我想吴先生的这一创造性提法,纵使伯拉纠再世,阿民念复生
,也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