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查理.芬尼(1792-1875)复兴讲道(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42b07720102e0l5.html

查理.芬尼(1792-1875)复兴讲道(一)

 

芬尼的复兴讲章(一)

 

  教会的复兴为何如此稀少?

查理.芬尼(Charles Grandison Finney, 1792-1875)被认为是美国近代奋兴运动的开创者。在一个既没有扩音器也没有大众传播工具的时代,有超过五十万人在他的传讲下悔改归主,这次的复兴运动,称为“第二次大觉醒”。芬尼的讲道满了恩膏,听见的都觉得扎心,如同刀刺,他的信息着重「成圣」与「过圣洁的生活」,芬尼脚踪所到的地方,就有复兴随着,横扫了英美两国。1904年,华北复兴运动健将古约翰四十五岁的时候,就是受到芬尼(C.G.Finney)复兴讲章的激励,芬尼的复兴工作改变了许多人的生命,一位教会历史学家说(K.S拉托雷):「芬尼是十九世纪中期影响英美属灵大觉醒的一位杰出人物」,他前後事奉五十年,芬尼以他的《复兴讲章》最驰名於世。我们将分四次在节目中来阅读芬尼的复兴讲章[注1],今日我们所分享的是第一篇信息,以下的信息就是取自於芬尼晚年的复兴讲章,一方面他揭示了复兴的要诀,另一方面提醒信徒谨慎防止假复兴所招致的恶果他说:  

最近,很高兴看到许多人激烈讨论着一些题目,「为什麽教会的复兴是如此少?」、「为什麽复兴的表现每次都不同?」「怎样助长我们所期望的复兴?」现在我谈到这些题目时,希望我亲爱的同工,不要因为我的坦白而感到被冒犯。因为教会目前的光景、教会复兴的衰微,以及关系整个基督国度的扩展,都需要我们真实面对这些事实。另一方面,今日的报章杂志也反映了教会失去影响力,传福音的工作普遍失去效果。我以为牧师同工应该好好思想并省察自己有什麽实际上的困难,特别是灵性上的问题。  

一般来说,缺乏圣洁的生活;祷告及讲道上能力的缺乏;不冷不热以及不愿付代价跟从主等,都是教会复兴少的原因,然而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牧师同工把这些灵性上的因素抛在一旁,反而追求虚浮的辩论,以及忙於教会内各式各样的活动记录。有许多牧师甚至偏离到--不以为助长教会复兴和保守教会过圣洁的生活是他们的首要之务。任何教派的牧师,如果偏离了他的首要之务,而心中不觉得痛苦忧伤,那麽他的堕落是不需要去证明的。

  

在过去的几年当中,教会的刊物、活动及教义都呈现着一片混乱及彼此攻击,无异显示多数的牧师同工们并不再献身於教会的复兴,及帮助信徒过圣洁的生活。亲爱的同工,当这些事摆在我们前面时,我们不是更应该在主面前俯首认罪,寻求主的面,好重新得力作主工?我们并不需要出国去寻找原因,因为这些原因就出现在我们的门口。当我们的心是冷淡的,我们对教会复兴的热心也失去的时候,即或我们忙於参加各种教会活动或者勤於阅读今日各种的刊物等等,世界及教会信徒对「教会复兴」仍然会像沉睡的人一般,不感兴趣。惟有教会领袖觉醒参与助长教会的复兴,并且牧师们个个都被圣灵充满、儆醒祷告,且有恩膏的教训在他心里,不光是远远站在一旁观看教会的光景渐渐败坏下去,那样心里也不是滋味。

  

主若允许,我们一定能找出更多教会没有复兴的理由,但是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牧师们没有尽其本份,就好像牧人撇弃他的羊群不顾。也可以说,牧人没有好好将羊领到青草地、溪水旁,使羊得草吃。当牧师本身没有得着恩膏的教训,缺乏信心及能力,就无法成为神复兴教会的器皿。一般说来,教会信徒多半不知道牧师的灵性光景,正因为牧师没有得着复兴,信徒的灵性也退後。说到此,我希望同工们不要以为这样的说法,不仅贬低了牧师的影响力,而且鼓励信徒吹毛求疵。(不是的)请相信我绝无此意图,我只是觉得除非我们够坦诚、谦卑来面对真相,离弃我们的罪,回到主面前,积极地助长教会的复兴,不然神会另外兴起别人作复兴的器皿,到时我们的亏损就很大。

  

看看今天的各种聚会,如果有祷告、彼此认罪,进而得着复兴的灵,并且能够集思广义地策划出助长全国教会复兴有深度的策略,才是我们最需要的聚会。亲爱的同工,我还能说什麽呢?我们是不是犯了很大的错误?我们缺乏圣灵的能力及恩膏的教训?当我们偏离了教会的复兴,我们所受的亏损是否很大?如果你的答案是肯定的,我们是否应当回转?我们是不是应当向教会承认我们的罪,回转归正後再奉主耶稣的名举起旌旗。

  

接下来,我仍要继续谈到牧师犯罪是如何严重地影响到教会的复兴,希望牧师同工能够对我多多地忍耐。今日教会最可悲的现象就是牧师普遍失去了复兴的灵。他们虽参与教会各样的活动,但私底下却害怕教会复兴,害怕奋兴布道家及任何能助长教会复兴的方法;可以说他们所做的多半不直接助长教会的复兴。这种可悲的光景是不需要证明的。所以我亲爱的弟兄,除非在牧师当中,先有复兴的灵,不然我们不能期望教会信徒做什麽。牧人最适当的位置是走在羊群的前头,牧人走到那里,羊群就跟到那里。但如果牧人站在羊群的後头赶羊,那麽羊群就会四散分开。假如牧人失去了复兴的灵,那麽羊群也一样。但若牧人热心教会复兴,羊群就会跟着走。  

可以说整个助长教会复兴的工作,最大的困难在乎牧师蒙恩程度的肤浅。我这样的说法并不是吹毛求疵,这样的意见也并非草率提出来,而是我多年来多方面的观察;以及我有机会认识许多各教派的牧师同工。如果牧师本身是被圣灵充满,一般来说,教会信徒不会退後坠落。当然一些外在情况的变动、商业贸易上的起伏不定、经济恐荒等因素可能会使某些人偏离了灵性上的复兴。  

但我以为靠一群儆醒祷告、有能力的牧师的影响力,是可以防止扰乱的,并且还能影响全教会甚至全社区思想灵性上的事。如果牧师本身是个圣灵充满的人,那麽「有其祭司,必有其子民」。所以当牧师得着复兴的灵时,我们一定能够使会众响应助长教会的复兴。当牧师靠着复兴的灵在主日讲道,教会信徒一定会觉醒起来。所以我们当看教会复兴为首要之事。 

 

承认、离弃我们的过犯,并且唤醒会众,像吹一只号筒叫醒神的百姓,如果他们仍然耳聋,我们就要找出下一步该采取什麽行动。但这些发生之前,我们各人当先蒙恩,不然就败坏了教会,也试探神。请不要误会我的意思,因我看到教会今日衰微的光景,神的子民都在沉睡,我认为最大的原因就是牧师偏离了他的首要之务,我以为惟一能补救的方法就是牧师先被复兴;除非牧师同工能够先对自己心灵及教会的属灵光景有觉醒,普遍的复兴才能来到。

 

教会复兴衰微的原因

教会复兴衰微的原因就是教会并没有走在正确的路线上。譬如基督徒努力的工作及探访,并且尽力地传福音给慕道友,但这些人本身却没有常常在主面前得造就。工作量一多,他们常常就在灵性上忽略了。即使他们仍有听道的机会,那也只限於律法上的教训,因为牧师传道人这时候的主要对象是非信徒,所以教会中的信徒,可能有几个月没有吃到一份全备丰富的灵粮。假如基督徒要为神得人,他们须先在神面前领受天上降下的食物。可以说传道人当先亲身体验工作力量的来源是出乎神,并且也当竭力追求认识基督及他丰盛的恩典。不然,时间一久,一切的工作就会流於形式或变成压力。在这种光景当中,即或传道人能飘洋过海使人悔改信基督,教会只会充斥着一些假基督徒。  

另一方面,牧师传道人讲道内容常常着重基督道理的开端,而忽略了深入体验基督救恩的丰富,如此不但工作成为重担,并且传道人也无法助长教会的复兴。因为人若不常住在基督里面,自己就不能多结果子;喂养信徒;使教会迈向真正、完全的复兴。此外,我也发现牧师传道人畏惧讲完全成圣的真理,有的甚至公然批评完全成圣的教义,以致许多基督徒以为这一生完全成圣是不可能的,所以犯罪是免不了的事。可以说存有这种信念就是教会堕落的开端。牧师传道人应当坚信心灵完全归主,生活完全圣洁在今世是可以办得到。我深深地相信,这个信念是使教会维持原有的圣洁所不可少的。  

亲爱的同工,如果你的信念低於此,很快的你会得到它所带来的恶果。从长期的观察和体验当中,我以为牧师传道人应有的信念;和讲道当中应当给教会信徒的深刻印象就是:基督徒应当自洁,脱离卑贱的事,到基督再临时,全然无可指摘。不然使教会堕落的因素就会开始怀胎。不久以前一位著名的英国作家曾经这样说过:「再没有一个更大的、更具毁灭性的错误,比得上基督徒以为他们在今生今世仍然免不了犯罪。」亲爱的同工,我并非打算在此赢得你对此事的同意,我所期望的是使你能再度思考重视一些今日教会所呈现的光景与事实。而这些事实:第一就是传道人缺乏供应真正的生命粮,以致教会信徒不再亲近神。第二,就是牧师传道人逃避成圣的教义到了相当严重的程度。因此,我恳求同工们当采取新的正确路线,要求教会信徒过圣洁的生活,让他们知道这是神的命令,是每一位信徒都当遵守的。当你这样做,不久你会发现教会信徒心灵苏醒。  

 

千万不要害怕或抵挡完全成圣的道理。希望我所说的不会引起你对我发生成见,偏耳不听我下面要说的事实。可以说,复兴的发生是因基督徒顺服了神所定的规律,恰如农夫收获一般--收成当然有赖於神的祝福。固然在某些地方,引起人注意的事并不多,例如传道人不需任何的努力,复兴仍然来临;但是教会若因此以为助长复兴并不需要任何方法,这将是非常错误的想法。复兴是上帝的工作,但我们所运用的方法并非为要改变神,乃是使人心符合复兴各种合宜的条件。复兴并不排斥神的自然律或因果律。当然在助长教会复兴方面,我们也需要智慧来运用神所指定的方法,使人心能更多注意到真理,而非方法本身。适宜的方法应该采用,譬如祷告会当加增,牧师传道人或信徒当先渴慕复兴,并影响世人注意复兴与属神的事。

 

假若教会不复兴

    另一个题目是我要提醒众同工们,我发现大多数的人有一个颇受迷惑的看法,就是:即使教会不复兴,教会仍可存在或更安定。这真是极为荒谬不智的看法,难怪今天许多教会团体对助长教会复兴,多半采取漠不关心或敌对的态度。大多数的教会领袖似乎偏爱不必费力即可助长教会复兴的政策。譬如他们拦阻布道奋兴家的诸般努力,或任何自古以来教会复兴来临之前的一切准备。除非主耶稣现在介绍另一个福音广传的新方式,不然我们可以确定基督教会若不先被复兴,就不能存在。如果你再问:教会必须复兴吗?这真是一个荒谬、自我矛盾的问题。

  

    假若教会不复兴,虽然名义上教会组织仍存在,但真实信仰的实质无法存在。教会若不先被复兴,一切的方法只会使教会渐渐衰弱,或沦为「按名是活的,其实是死的」教会。他们与世界妥协,离弃了应有的圣洁,却没悔改归向神。这种教会怎麽可以说是存在呢?教会若没有复兴,基督徒灵命相继死亡的速度将超过得救人数的增加速度。我相信目前全球教会一个普遍的事实,就教会会友灵命死亡的速度远超过得救的人数,这都是因为大多数的教会并不渴望或助长教会的复兴。若在教会没有复兴的光景之下,教会如何能在异端之风的吹袭下屹立不动呢?并在这邪恶的世代当中好像明光照耀呢?进一步来说,教会若不经过复兴,很可能就成为对这个世界的咒诅。

  

    以上的信息是取自十九世纪美洲第二次大觉醒运动的主要人物查理.芬尼的奋兴讲章,下次将继续与您分享他对教会复兴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