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聖經人物 示每

http://www.ebaomonthly.com/window/discovery/history/bpple/bpple_280.htm

 

聖經人物

示每

SHIMEI


首頁>時光腳印>聖經人物>示每




大衛王到了巴戶琳,見有一個人出來,……名叫示每,他一面走,一面咒罵;又拿石頭砍大衛王和王的臣僕;……示每咒罵說,你這流人血的壞人哪;去吧去吧。你流掃羅全家的血,接續他作王;耶和華把這罪歸在你身上,將這國交給你兒子押沙龍;現下你自取其禍,因為你是流人血的人。……亞比篩對王說,這死狗豈可咒罵我主我王呢。求你容我過去,割下他的頭來。王說,……他咒罵,是因耶和華吩咐他說,你要咒罵大衛;……大衛又……說,我親生的兒子,尚且尋索我的性命,何況這便雅憫人呢。由他咒罵吧;……或者耶和華見我遭難,為我今日被這人咒罵,就施恩與我……示每……一面行走,一面咒罵,又拿石頭砍他,拿土揚他。(撒下十六5一13)

示每在大衛遭難時遇著他,侮辱的話沖口而出︰難處過去之後,大衛重新得到眾人的愛戴,示每又立刻好言相向。從這裡我們發現示每原來就是─個卑鄙的人。至于大衛,他並不懷恨,也不心存報複,卻在失敗中表現忍耐,得勝中顯出寬宏大量,因為他本是有高尚品格的人。很有趣的是在這裡我們看到,因押沙龍的背叛而引起的國難,正好揭露了這兩個人的真實性格。今日也是一樣,神的工作上所出現的一些危機,往往清楚地顯露出那些像示每一樣卑鄙的人,或者像大衛一樣有真實價值的人。

">
 

 

24 乘人之危的示每

http://cclw.net/soul/jysjzdsbz/htm/chapter24.html

24 乘人之危的示每

 

  

  经文: 撒下16:5-14 

  

  示每是扫罗族基拉的儿子(撒下 16:5),对神的百姓,从没有贡献。他仇恨大卫,完全因他是扫罗的后人,与扫罗有亲属关系。扫罗因不专心遵从神的命令而被丢弃,另膏立大卫作以色列人的王。就单单因这缘故,示每也像扫罗那样把大卫当作仇敌。示每正可以代表好些单凭属肉身之亲情关系、不理会神家的得失、盲目制造争端的人。在大卫的国度里,只要有“示每”为样的人,撒但就有机会制造纷争与扰乱。在此,我们从这段圣经中看看示每是怎样的人。





   一 乘人之危,不拯人于危



  按撒母耳记下十六章五至十四节,大卫之子押沙龙背叛他。大卫全无防范,在匆忙中带着他的手下勇士和跟从他的人逃亡。示每趁大卫离开耶路撒冷时,一面追赶,一面咒骂,又用石头砍大卫和他的臣仆,说:"你流扫罗全家的血,接续他作王;耶和华把这罪归在你身上,将这国交给你儿子押沙龙。现在你自取其祸,因为你是流人血的人。”与大卫一同逃亡的洗鲁雅的儿子亚比筛忍耐不住了,对大卫王说:"为死狗岂可咒骂我主我王呢?求你容我过去,割下他的头来。”王说:"洗鲁雅的儿子,我与你们有何关涉呢?他咒骂,是因耶和华吩咐他说,你要咒骂大卫。如此,谁敢说你为什么为样行呢?”大卫又对亚比筛和众臣仆说:"我亲生的儿子,尚且寻索我的性命,何况这便雅悯人呢?由他咒骂吧!因为这是耶和华吩咐他的。或者耶和华见我遭难,为我今日被为人咒骂,就施恩与我。”

  

  大卫看示每这样无端的侮辱咒骂他是“耶和华吩咐的”。换言之,大卫把示每无理的对待,看作是神对他的管教,可见他为自己犯奸淫的事深深痛悔,所以把所遭遇的苦难,看作自招的恶果。这种自疚不为他制造精神压力,却为他产生接受神熬炼的能力。

  

  大卫的优点就是他肯接受神的管教,并藉此得着神的锻炼。今日许多人祈求神给他有信心,有忍耐,有爱心,能爱仇敌。但如何才会有这样的爱心呢?神因此安排你遭遇各种患难逼迫和各种可恶的人。可是每当人的凌辱临到我们,或是对我们态度稍微骄横时,我们已经忍耐不住,大发牢骚了!这样,又怎能使我们的生命长进呢?

  

  注意,大卫并非没有力量反抗示每,他手下的任何一位勇士,都可以轻易地为他对付这小小的示每,但他却接受示每的侮辱,因他看作是神的造就。多少时候我们忍受人的侮辱和欺压是不得已的。他是上司,你是下属,他发一回脾气,你无法不接受;他是长辈,你是晚辈,他责骂你,误会你,你无法向他解释,你只好忍受。但大卫在这里并非如此。大卫是个王,示每算什么?对神的国度有什么贡献?有何资格可以辱骂大卫?大卫可以随便打发一个人去将示每的头割下来。但大卫并不容许他的手下如此做,他忍受示每给他的凌辱,他接受神的造就。

  

  示每根本不能与大卫相比。他未为以色列人打过一次胜仗,未杀过一个敌人,反倒跟这位对神百姓大有贡献、屡胜强敌、使神选民的国度平定稳固的大卫为敌!他从没有将神的信息传给同胞,从未写过一句诗称颂神的作为,却会对这常常用诗章称颂神的大卫说咒骂侮辱的话。示每除了能毁谤与漫骂外,还能作什么?他很会乘人之危,不会拯人于危。他不但没有以神的荣耀为念,也没有按正途为自己的先祖争取什么属灵的光荣;不但羞辱以色列人的神,还加增了他祖先的羞辱。他怎能跟大卫相比?实在相差太远了。

  

  今日教会可能有不少象示每这样的人,而且容许这种人在教会中当权。试问教会怎能复兴?





   二 颠倒是非,诿过于人



  示每说大卫是流人血的坏人,是流扫罗全家的血而接续作王的。这完全是颠倒是非、含血喷人的话。我们从撒母耳记上的记载可知,大卫根本不想杀扫罗家的人,反倒是扫罗一心要杀害大卫。他几次苦苦的追杀大卫,使大卫长久在飘流中生活。大卫虽有两次很好的机会,只要一举手就可杀死扫罗,但因他敬畏神,不但自己不下手,且禁止手下杀扫罗,直到扫罗战死沙场,有人拿着扫罗的首级来见大卫,不但未受大卫赏赐,反而被大卫处死,大卫又为扫罗作哀歌哀悼他。后来大卫作以色列王,他又想到扫罗的儿子约拿单与他结盟。于是寻访扫罗家还有什么后人,要善待他。后来寻到了扫罗之孙、约拿单的儿子米非波设,于是打发人召他入宫将扫罗的田地赐给他,使他与自己同桌吃饭。这一切的事都证明大卫善待扫罗全家。扫罗的死,实在是死在自己的罪中,是被神丢弃而死在战场。但示每竟然颠倒是非,说大卫杀死扫罗全家,然后接续作王。其实大卫在扫罗死后,尚未立即作以色列全国的王,仍在等待神的时候,直至押尼珥引领各支派的人来归顺大卫之后,大卫才正式作以色列全国之王。

  

  示每的话明显是有成见,因示每是扫罗的后代,他见自己的先祖战败而死,不冷静的省察先祖的过失,引为鉴戒,却将一切过失推在大卫身上。我们也常有这种成见。我们自己遭遇灾害、损失和不幸,将过失推诿在别人身上而怨天尤人,无理的怨恨人,却不省察自己,这正是示每所代表的人。但大卫对示每采取什么态度呢?他只静默的不作声,不回答示每的漫骂,不和他辩解。对于这种不可理喻的人,辩解是多余的,他可能反而更加断章取义的找着你说话的把柄,以致引起更多的纠纷与是非。假如他是可以理喻的,那他早就该知道扫罗的死,到底是否大卫流他全家的血了!大卫为什么安静地接受示每的漫骂?因为大卫若和他辩论解释,也一定解不通。这种人用不着向他解释,他只是看你的权势地位而已!当大卫一旦恢复王位时,就不需要解释,他自己也会知道他所说的是错的。他只不过是一个落井下石、乘人之危的小人。假如我们在世上忠心的照神旨意行,我们也会受到人的妒忌、诬蔑、冤屈和误会。当我们遭受到这些待遇时,有时用事实辩解,比用口头辩解更好。假如有意陷害你的人正象示每这种小人,最好象大卫那样默不作声。





   三 看风转舵,抢先求饶



  无论基督或使徒的教训,都是要我们待人宽容。耶稣说:"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太 5:44)使徒保罗说:"用爱心互相宽容。”(弗 4:2)诚然基督徒应当宽容人,用爱心待人。但在这邪恶的世代中,不少恶人正是要利用基督徒的这种态度来达到他们邪恶的企图。难道基督徒应当那么愚昧地自甘受欺吗?我们怎样用爱心对待奸诈的小人呢?请看大卫怎样宽容示每吧!既有恩慈又有智慧;既用爱心又用权势;公私兼顾,情理俱合。大卫虽是古人,他在运用爱心方面之成功,对于今日的信徒,却是常新的属灵功课呢!

  

  撒母耳记下十九章十六至二十三节的记载,是大卫属灵生命一种美丽的表现。这时大卫手下的将帅,已将押沙龙之叛变平定,于是各支派的以色列人都来欢迎大卫回耶路撒冷。当大卫要回宫时,曾在大卫逃亡时侮辱他的示每,知道自己处境危殆,首先带领了一千便雅悯人和犹太人,出去迎接大卫,在大卫王面前承认他的错失说:"我主我王出耶路撒冷的时候,仆人行悖逆的事;现在求我主不要因此加罪与仆人,不要记念,也不要放在心上。”示每是个小人,看风转舵。在大卫失势时,无论大卫怎样向他辩解。也是无用;但一旦大卫重得权势,即使不辩解什么;他好象忽然变得很明事理似的,忽然恍然大悟,知道大卫并非坏人,也不是流扫罗血的人了!

  

  在这里,我们应注意的是:大卫回宫乃是打胜仗,平定了叛变而回宫,当大卫隔离开耶路撒冷时,他是逃亡──逃避他儿子的叛变。那时他容忍示每,或可以说他体察情势,不想为自己增添仇敌。但大卫现在已打胜了押沙龙,已平定叛变回宫,在这时示每到大卫面前承认自己的错失,其实对这种小人的认罪到底是否真诚,真是值得怀疑的。故此大卫手下的将军亚比筛不肯放过示每。他说:"示每既咒骂耶和华的受膏者,不应当治死他吗?”但大卫不肯让亚比筛将他杀死,他说:"今日在以色列中岂可治死人呢?我岂不知今日我作以色列王吗?于是大卫答应不杀示每。

  

  在此我们可见大卫如何用恩典去对待一个恶待他的人。这实在是最象基督的生命。我们失势时受人侮辱、欺凌、诬赖,我们的心里有时有这样的一个意念:假如我有一日得势,我一定要报复,要给一些厉害了他们看看。可见我们的宽容常是迫不得已的,受环境所迫而已!如果我们得势时,能宽恕那些原先恶待我们,用各种坏话诬赖我们的人,那么我们就真正有基督的爱在心中了。





   四 爱与义,公与私



  大卫应许不杀示每,似乎已经把他和示每之间的恩怨了结。岂知这事还有下文。若干年后,大卫临终时嘱咐所罗门说:"在你这里有巴户琳的便雅悯人,基拉的儿子示每。我往玛哈念的那日,他用狠毒的言语咒骂我,后来却下约但河迎接我,我就指着耶和华向他起说:"我必不用刀杀你。”现在你不要以他为无罪,你是聪明人,必知道怎样待他,使他白头见杀,流血下到阴间。”(王上2:8-9)

  

  我们读了这两节经文,便觉得和我们刚才所说的有矛盾。大卫岂不是已表现了他那宽大的恩慈对待这阴险的小人吗?为何他在临终的遗言中,又提起示每咒骂他的事,并叫儿子所罗门将示每杀死?究竟大卫是否真正宽恕示每呢?刚才我们说过,示每的认罪到底是否真诚,实在可疑。事实上没有任何凭据可以印证他的认罪是真的。他不过是一个投机的小人,见风转舵。大卫并非不知他是小人,不过大卫是个宽厚的人,既然示每肯开口认错,无论他是否真诚,大卫都用恩典待他。

  

  但另一方面,大卫心里明白示每到底是个怎样的人,是否应当容许他留在自己国度里。大卫清楚地知道示每并非真正悔改,对这种人不能不加以防范;所以他一方面厚待示每,但另一方面,大卫并非真的那么愚昧地当示每是个好人。很明显的,示每态度的改变乃是因大卫王权的改变。大卫失败时,示每显露他的真面目;在大卫胜利时,示每就伪装得很柔顺。这种改变根本就不算是改变,只是一种伪装而已!

  

  大卫吩咐他儿子所罗门杀示每,使我们看到对付小人应有的原则。你可以很宽厚的对待小人,但切勿因小人的甜言蜜语,就当他是君子,就信任他,将事情交托他,或将主的圣工交在这些人的手中。大卫是有智慧的,他善待示每是一件事,把他当作对国度无害又是另一件事。大卫个人报复是一件事;示每对大卫的国权有损害,是应该割除的毒疮,这又是另外一件事。从撒母耳记下19章节17节跟从示每来见大卫的有一千人,看来他凭扫罗后人的身分,并非全无影响力。这样奸诈的小人,应经常提防,在合宜的时候把他除掉。

  

  大卫很聪明地嘱咐他的儿子所罗门,应留心这小人,在适当的时候处置他,可见大卫将个人的恩怨与国家的利益,分开处理。他不愿因个人与示每之间恩怨而杀示每,但他亦不要为着表现个人的宽厚,而容许示每在他的国土中坐大妄为。大卫将恩慈与公义运用得非常适当。这种做法,是我们今日事奉主的人所应学习的,我们常常不是过于恩慈,就是过于公义,不能行在一条正确的路上,大卫之对待示每,给我们看见个人的恩怨与神国之利益应该分开。私人的友谊与主的工作损益应该分明。我们用这样的态度处理神家的工作,便不致受个人感情的影响,使主的名得不到完全的荣耀了!

 

http://www.goldenlampstand.org/glb/readglb.php?GLID=01404

1988.3 第14期

第14期所有文章

問題解答

示每無害於大衛國度﹖

陳終道

 

  問:

  本人讀呼喊雜誌,吳恩溥牧師說你在金燈臺第八期之“教會的潔淨”中,所謂示每危害大衛國度,解釋錯誤。示每一人何能危害大衛國度﹖示每之死是大衛報私仇所致。又按吳牧師所說,耶穌拿繩子作鞭子,是趕牛羊不是趕人,為甚麼你說是趕人﹖不知你願否更正﹖

  答:

示每無害於大衛國度﹖

  1. 示每不是死於大衛私仇,乃是死於他自己罪的報應。聖經說:“王又對示每說,你向我父親大衛所行的一切惡事,你自己心裏也知道,所以耶和華必使你的罪惡歸到自己的頭上。”(王上二:44)。

  可見大衛囑咐所羅門處置示每不是公報私仇,倒是神藉着人使示每自己的罪惡歸到自己頭上。

  2. 示每對大衛國度(即所羅門國度)確有危害,因示每並非只有一人。大衛平定押沙龍叛亂回耶路撒冷時,示每帶了一千人迎接大衛,自認有罪(撒下一九:16-23),以求免死。注意帶一千人來迎接大衛,並非全部只有一千人。何況示每是掃羅子孫,有相當影響力。

  3. 聖經對示每之可能危害大衛的國度這樣說:“…並且大衛的國位必在耶和華面前堅定,直到永遠。於是王吩咐耶何耶大的兒子比拿雅,他就去殺死示每。這樣,便堅定了所羅門的國位。”(王上二:45-46)

  留心讀這兩節聖經,可知認為示每無害於大衛國度之說,定準是錯誤的。因上句說:“…大衛的國位必在耶和華面前堅定…”與下文所羅門殺了示每之後聖經說:“這樣,便堅定了所羅門的國位”互相呼應,明確的顯出示每之存在,對大衛國度有危害。

  所以,大衛臨終囑咐所羅門處置示每,確是為神選民之國度的利益着想,個人恩怨,國家利益,公私分明。

主耶穌只趕牛羊﹖

  關於主耶穌潔淨聖殿,是否只趕走牛羊,請讀聖經:

  “耶穌進了神的殿,趕出殿裏一切作買賣的人…”(太二一:12)

  “…耶穌進入聖殿,趕出殿裏作買賣的人…”(可一一:15)

  “耶穌進了殿,趕出裏頭作買賣的人…”(路一九:45)

  “耶穌就拿繩子作成鞭子,把牛羊趕出殿去…”(約二:15)

  淺見認為絕不可能只趕牛羊不趕人。拙作中“耶穌用繩子作鞭子把買賣牛羊鴿子的人都趕出去”,是綜合四福音總意概括性的一句話。(附告:其餘稍為留心上下文即明之“擬難”,恕不作答。)